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骨密度仪知识科普 >

关于骨骼严重多发伤的损伤控制

关于骨骼严重多发伤的损伤控制
长骨多发骨折通常伴随着软组织、血管神经及其他器官甚至系统的损伤,因而“损伤控制原则”的提出旨在提醒外科医生注意恢复/保持伤者的当前生理状态、危及生命实质器官损伤的安全有效处理以及骨折的恰当的临时固定。
 
损伤控制的最根本原则:生命永远大于肢体—这意味着多发长骨骨折的终末治疗可能与单发骨折不同。在某些极端的情况,如及其严重的创伤时,截肢可能是患者生存的唯一选择。最为理想的严重多发创伤的分期治疗顺序为:
1、生命第一(早期处理使患者脱离生命危险)
2、尽可能保全肢体(血管修复恢复营养供应,骨筋膜室综合症的处理)
3、神经功能的恢复(感觉障碍、麻痹/瘫痪的处理)
4、预防并发症的发生(局部与系统并发症)
 
上述处理顺序及原则均需考虑并执行以预防患者之后的并发症发生并能够促进患者的有效康复。
 
决策过程
 
面对一个严重不稳定多发伤患者,早期的创伤处理应包括:立即处理所有危及生命的损伤(创面、软组织、器官、血管及神经损伤)以及早期的诊断性检查(CT及标准平片检查)。这些过程,或多或少是一种“一般性通用处理原则”,早期创伤处理应在创伤后的几小时内迅速进行且必须谨慎处理。
 
对于大多数的长骨骨折,准确的诊断决定着我们是否将其作为复杂损伤处理。骨折的类型及部位、患者的整体情况及局部软组织情况影响着我们对于骨折的处理方式及所需时间。
 
基于对患者整体生理情况所得出的临床判断至关重要,这不仅仅是损伤控制的目的,同时也有助于我们获得最佳的预后。因而,损伤控制也是复杂创伤治疗的一部分,其理念为:首先一定亲眼去看病人了解其具体情况、拯救其生命、保护其肢体以及后续的预防并发症发生。例如,对于一个双侧股骨干骨折的患者,不管其采用何种治疗方式,其骨折类型就已经决定其全身并发症一定相当之高的。
 
长骨骨折局部治疗方式的选择不仅决定着局部结果(骨折愈合及肢体功能的恢复),同时也是全身康复效果的重要影响因素。故而我们对于局部和全身并发症的预防可通过骨折局部的妥善处理进行,骨折的复位及临时固定应尽可能地微创。例如,对于一个多发伤患者,若其全身情况不佳,我们可首先对其进行外固定处理以获得骨折的临时固定,之后,待患者全身情况恢复,我们可对其进行骨折的终末固定,这时,髓内固定系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由于机械性能并不足以维持骨折固定,故而并不推荐使用微创稳定钢板(less invasive stabilization plate LISS)进行长骨骨折的固定。
骨折愈合过程中并发症的预防
术后康复过程中若发现存在影响骨折愈合的情况,应及时进行恰当必要的干预。干预的类型根据患者个体延迟愈合或不愈合的具体原因进行选择,恰当的干预可有效改善骨折愈合的力学及生物效应。
 
若患者骨折间隙较小或无骨折间隙,静力交锁钉的动力化通常可作为干预的第一步。若患者骨折合并大段骨缺损,应考虑进行自体骨移植进行缺损的修复。有研究指出,对于胫骨骨不连的处理上,重组人骨形态发生蛋白-7(rhBM-7 Osigraft®)与自体骨移植效果相当。同时,与自体骨移植相比,rhBM-7的使用可显著降低术中失血并缩短手术时间。但骨折延迟愈合或骨不连治疗上,rhBM-7并非标准治疗方式,对于难治的骨不连其他治疗方式效果较差时可考虑进行。
 
长骨多发骨折的损伤控制也包含着对于感染的预防和治疗。很明显,骨折感染预防的难度要远低于骨折感染的的治疗。开放性胫骨骨折术后发生感染的风险非常之高,通常临床治疗效果都不理想。即便是闭合性的多发骨折,我们也应有感染预防的理念,通常为经验性预防性抗生素的使用,有医院也有自己的一整套处理流程。对于开放性骨折,抗生素应使用相当长的时间,通常为5天。一旦确认发生感染,治疗方案应改为骨感染的处理流程:移除髓内钉,更换其他方式的骨折固定方式(外固定)。
 
骨密度检测仪提醒:
 
长骨多发骨折的损伤控制应由有经验的创伤骨科医生进行,同时最好有一支专门的创伤救治团队及完善的设备支持。
 
严格执行损伤控制原则、治疗过程中注意对于并发症的预防、恰当且坚强的固定、早期的软组织重建及康复训练是长骨多发骨折获得理想预后的保障。